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明星 >> 资讯 > 正文

这部成人版的白蛇,票房配不上口碑

2019-01-22 10:07:08 来源:凤凰娱乐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看了《白蛇:源起》,说实话,还真挺感动的。

  许宣和白蛇青蛇撑着油纸伞在片尾的断桥擦肩而过,许宣拾起白蛇故意落下的玉钗,越过人群追赶上去,青蛇回头,一脸娇俏的笑,白蛇回头应答道“谢谢官人”。

  

  此时那首《前世今生》骤起,画面映衬了歌词:“莫非前世那一眼,只为今生见一面”,浑身鸡皮疙瘩也就起来了。

  

  《白蛇:源起》绝对是继三位“大”字前辈:2015年的《大圣归来》,2016年的《大鱼海棠》,2017年的《大护法》以来,最好看的国产动画电影。

  上映十天,完全呈一股逆袭之势,豆瓣8分,只比刚上映时掉了0.1;票房已经来到1.72亿,比起首映时的惨淡,已经让人能够勉强破涕而笑了(但是也还不够,8000万的成本,大概要乘以3,才回得了本)。

  

  说它是逆袭,全因为这部《白蛇:源起》的命运,还真像蛇身子一样曲折多舛。说噱头,比不上当初大圣的孙悟空大IP,文体两开花;没有大鱼的“十二年磨一剑”,宣传曲就勾得人心痒;也没有大护法红胖子cult色彩极浓的暗黑隐喻,留下来的句子,诸如“为什么太阳这么红,却还是这么冷”,回想起来也毛骨悚然。

  也要赖《白蛇》的宣发团队,他们曾在2017年宣传《闪光少女》时用上过一波神操作。

  

  如今《白蛇》能够羞答答打出的牌,只有一手“成人向”,当然,谁都不会指望看到所谓真的成人向。倒是提上一句,这是和华纳兄弟的中美合拍,没准会让还没买票的观众更有信心。

  

  白蛇的故事在中国群众基础极深,不过在这次的故事中,还没有法海,说的是许仙白蛇断桥相遇前500年的故事。

  设定上用的背景是晚唐时期,处处参照柳宗元笔下的《捕蛇者说》,永州之野产异蛇,人们捕蛇抵租税,成了当地人的产业。主导捕蛇的大反派国师,便是皇帝修仙所倚重的道士,“苛政猛于虎”的罪魁祸首。

  生活在捕蛇村的主人公许宣,偏偏性格善良,救下了刺杀国师失败还失忆了的白蛇,并且对其一见钟情,管她是人是妖,甚至为了和白蛇在一起,自己后来也变成了有尾巴的小妖。何其痴情,也就埋下了500年后的情缘。

  

  整个故事中规中矩,能够一眼望穿。当然,我本来就是抱着去看商业动画片的心态去的,没指望在剧情上看《白蛇》玩出花,所以倒也谈不上失望。毕竟,一个好剧本,不管是在电影电视剧动画片,都是稀缺货。

  《白蛇》的让人惊艳之处,在于它真的很美。开篇青蛇白蛇共浴,跟徐克电影《青蛇》里的画面如出一辙。不过白蛇眉头有苦,继而堕入了一片水墨之中,CG和水墨结合,美得惊心动魄。

  

  

  后来辗转的各种场景,工笔之处不乏写意。白蛇许宣在湖面跟常盘蛇对峙,山影船影粼粼于湖面,也成了电影中的经典的一幕。

  

  全片中最亮眼的创意,是专门为妖怪制作并提供法器的宝青坊。老板娘有前后两张脸,前面是娇面萝莉,后脑勺是拱嘴狐狸。她的宝器作坊有股东方蒸汽风,所有机关家具的驱动像是来自背后的齿轮,叮铃哐啷,也是有趣且猎奇的。

  

  狐妖老板娘是个人气角色,据说根据这个角色,导演是足控这点,也被坐实了…

  

  白蛇青蛇加狐妖老板,三位女性角色,各有各的美。跟狐妖老板的精怪比起来,白蛇便是温婉端庄,青蛇是攻气十足。

  

  肚兜这个萌货也是人气角色,一直都是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,肩负起了不少笑料。据说是按照吴孟达的感觉来设计的。

  

  至于白蛇青蛇与国师徒弟以及国师的两场斗法戏,打斗的设计,画面转切的速度,都让人眨不了眼,甚至拿到真人电影里来说,都是优等生。

  跟徒弟交手时白蛇还是人形,在徒弟的符咒雨里乱窜。最后对阵国师,各种阵法的设计,人对机关的利用,都是力压千钧。

  

  看动画电影,画面想象力很重要,如果看完之后,影片画面能在脑海中留下定格,那也算某种成功。这一点,《白蛇》算是做到了。

  但如果非要吹毛求疵些,更一进步的话,遗憾也不少。

  诚然,《白蛇:源起》的每一帧都是美得可以做壁纸,但画面想象力也不在于一味求美,《白蛇》还是少了些灵和巧。美是美了,就是少了些情感的触动。

  

  就像《千与千寻》里千寻父母在偷吃之后,猛然抬头,已经变成了猪头的画面。才是真的给人触动。

  

  或者是《红猪》里罗森在夜晚的烛光下,恍惚有一瞬间从猪头变回了人样。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也有扑面的浪漫气息,因为此刻你瞥见了人物的内里。

  

  这才算用上了想象力来丰富画面,回头,画面又为情感服了务。以为他是猪,他却有善良人的内心;而《白蛇》里边,以为蛇是妖,其实她……也就只是妖了。

  但话说回来,对于国产动画电影来说,作为一部规矩的商业动画电影,这就已经算是成功了。《白蛇:源起》之于追光,也算是初中生的满分作文,必须要表扬。

  毕竟,我们的动画追梦人,起步确实要晚一些。

  制作《白蛇:源起》的“追光动画”,可是在2014年才有的处女动画短片《小夜游》,距今也不过才4年而已。

  

  创始人王微,是个有故事的男人。他是为土豆网码上最初一行代码的人,2013年半路出家,离开了土豆,成立追光动画,跑来做动画了。

  

  其实《大护法》的导演不思凡也算是半路出家,在专职从事做动画之前,不思凡在电信局工作了13年。

  这点他们跟《大鱼海棠》的导演张春就不一样。张春是有阅读障碍,只能画画。

  说回追光动画,由王微创作的第一部动画电影,2016年《小门神》,竟然刷新了锅铲动画首日票房纪录。但最后也还是亏,亏了至少3000万。也罢,按照王微自己的话说:“想赚钱,也不会来做动画了对吧。”

  

  彼时电影一出,首先让大家惊艳到的也是画面。四季轮转的江南小镇,梅花曼舞的冰天雪地,银杏飘落的深秋夜晚,小桥流水,竹影摇曳。

  

  不过这部电影的天花板也还是剧本,有评论说的是“现在,我们需要学会讲好一个故事”。

  《小门神》的剧本出自王微之手,说的是两个门神“神荼”和“郁垒”,在新时代来临时,面临了下岗危机。没有神仙大战打过去打过来,只是看一对母女从城市回到小县城是如何不容易的经营馄饨店,经营生活。

  

  剧情上边总让观众有些莫名其妙,情感降落不了。

  再到前年的《阿唐奇遇》,也亏在故事,得到的评价出奇的类似:技术没问题了,剩下的是换个导演请个监制了。

  

  这话不知道王微听了什么感想,毕竟剧本都是出自他手。他也还讲起过写剧本的历程,现在听,其实有点黑色幽默。

  他说他写剧本的剧本的方法,是向海明威学来的。每天早上6点起,跑10分钟步,然后写上一页纸,最多三五百字。不是为填空而写,而是最真实的感受。只是好像只学到了形,没有学到海明威的神。

  到了这次《白蛇》,王微终于不自己每天6点起床写剧本了,自己往后站了站,把导演之责,交给别人。于是故事用上IP,有了更痛快的冲突,真的流畅了不少。

  不像当初的《小门神》,两个寻求存在感的门神,最后的归宿是接受了自己不总被需要的现实,回到神界,开了自己的小吃店。

  

  王微想做中国的皮克斯,家庭式的动画电影,要把动画当做“手工作品”。讲他不成功的写剧本故事不是为了看笑话,而是看这些动画人如何在荒地上拓荒,看他们怎么搅动死水。

  是他们赋予了我们对于国产动画更复杂的情感。

  宫崎骏的《龙猫》,当年上映在影院放完很差,但后来电视台又播,人们重新发现了这部作品;今敏的《千年女优》,那个票房惨不忍睹,现在大家觉得这是经典。

  

  有些动画就是会费力不讨好,剧版9.4分的《星游记》电影版胎死腹中,《大鱼海棠》《魁拔》最后是靠众筹才活了下来。

  

  但总不能所有人都只做《熊出没》,也不能所有人都看《熊出没》吧。

  看了《白蛇:源起》感动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才不仅仅是因为白蛇的那一回眸啊。

  (来源:凤凰娱乐)